下班,做地铁。

上车坐定之后掏出书来打算看会书,打发这段寂寂无聊的时光。稍倾,一年轻女士落坐身旁,三十岁左右,白领模样。刚看了几行,女士手机响起,虽然我努力把注意力放在膝盖上摊开的这本书上,不过邻座的电话还是挡不住的飘了过来,对方大概是家里的关系很亲密的姑姑之类的亲戚,女士在抱怨跟介绍的男朋友没有任何感觉,“吃过晚饭对着不知道该说什么”,blablabla,末了又说好好试试,打算五一一块去郊区玩……,语气中带着些似乎是勉强打起来的精神和喜悦,似是在安慰对方,更像在安慰鼓励自己。一通电话下来,有尴尬、无奈,也有不甘和勉强……

女士站起身准备下车,另一年轻些的女职员模样的姑娘坐了下来。没过几分钟,又听邻座手机响起,对方应该是闺蜜好友,邻座姑娘语气颇为愤怒,大概是男友劈腿被发现,邻座不停的跟闺蜜咒骂男友,恨恨的商量如何惩治对方……

到站,下车,书半页也未读完。一二十分钟的地铁,差不多是8点档的狗血电视剧。

反过来想,我们又何尝不是困在这8点档狗血电视剧的生活里不愿意逃开啊。即便有天终于忍无可忍,“MD,受够了”,结束一段关系。然后呢,马上又再找另一个人重新来过一遍。因为我们相信或者说宁愿相信一定有一个对的人,一个完美的灵魂伴侣,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我们希望并且努力相信总有一天会“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好像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彩排,正式的演出还没有开始……

然后呢?我们就好像磨道中的驴,为了眼前虚妄的永远也够不着的欲望日复一日卖力,貌似一直在坚持在前行,其实不过是原地转圈而已。而我们的人生最终也就在这原地转圈的彩排中落幕,正式的演出永远都不会开始。

F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