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杨澜讲的一个故事: > 记得采访1998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籍华人崔琦,是在普林斯顿大学。他讲到:自己出生在河南最贫穷的农村,十几岁前从未读过书,只是在家放猪。这时有了一个机会,可以出外读书,他母亲把家里仅有的面粉做了几个馒头,给他带上。跟他说:你要出去好好读书,只有这样才有前途。当时他还不太愿意出去,就问他妈妈: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他妈妈说:到秋收,你就能回来看我们了。这样他就和一个远房亲戚走了。可没想到,之后的战乱让他这一走就再也没能回来,再也没见到他的父母。谈到这里,我问:“如果当年你妈妈不坚持把你送走,今天的崔琦又会怎样呢?其实我的问题是有诱导性的,我想让他说,人如果人不接受教育,会依旧很贫困这类的话。崔琦的回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其实并不在乎,如果我留在农村,也许我的父母就不会饿死。” 杨澜说崔琦的这句话给她很大的震撼,“我们的时代是一个鼓励和刺激每个人要去追求成功的时代。 但在成功之上,是不是还有些其它的东西,比如人格,是人生更重要的基础和基石……”

“其实我并不在乎”,我能理解,倒是杨澜的那句注解颇为意味深长。小时候家里亦是贫苦,跟那些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不同,小学毕业之后就离家独自在外面求学,直到现在在父母身边的日子几乎是屈指可数。虽然父母一直以我的独立懂事自豪,我自己也一度也有些自得,可慢慢后才意识到成长过程中缺失关爱和指导,导致自己长大后内心对情感、对爱的要求也就格外的多,格外的不容易满足,以至于近乎苛求;而读书太早太痴,缺乏指导而又过于庞杂,貌似早熟其实几近偏离,从而对生活缺乏最起码的敬畏,一直在漫不经心的生活……,所有这些应该是磕磕绊绊的根源吧,只是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其实无论如何人还是应该小心翼翼的生活,小心翼翼的敬畏生命,小心翼翼的敬畏生命中的那些仅存不多的美好,践踏生活其实是在践踏自己而已……

跃过龙门,走出那个宁静的小山村,跟童年小伙伴的生活亦是渐离渐远,以至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生活,偶然回乡,他们羡慕我,其实内心里我何尝不羡慕他们……。跃过龙门的鲤鱼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如果我像他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固然清苦艰难,可至少内心不会飘无所依,至少成长过程中不会经历那么多的彷徨、无助。如果能够选择,我宁愿不跃龙门,我宁愿像我的祖辈一样做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民,其实我不在乎我读过多少书,到过多少地方,见过多少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