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生活中的几则小故事,萦萦绕绕很久很久了。时不时就会想起来就拿出来琢磨把玩半天,感觉好像手腕上的紫檀手串一般。

故事一:

上大学的时候经常跟朋友出去闲逛,n年前北京的公交车热门线路已经是拥挤不堪了。一般情况下能相对舒服的站着已经是不错了,如果还想坐一下的话大家的策略一般都是挨着一个座位站定,等座位上的人下车就可以近水楼台抢得先机了。出去玩的次数多了我慢慢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几乎每次我选定的座位都很失败,我都要下车了人家还巍然不动坐着呢;而我的朋友恰恰相反,大部分时候很快就能坐下了,有时甚至是前脚刚站定,后脚人家就起身下车了,于是老人家坦坦然的坐定扬着嘴角看着我……

我们曾多次讨论有什么窍门或者玄机,得到的回答都是人家运气好。这显然不是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开始自己琢磨,有段时间没事就拣人多的公交车坐着玩,自娱自乐的玩预测坐着的乘客什么时候下车的游戏。久了确实有些蛛丝马迹可循,比如一些微动作或者微表情,很多人快下车时都会整理收拾做准备;比如公交车车经过的区域与人的身份匹配程度;比如乘客与同伴或者手机的对话等等。不过所有这些都是一些辅助猜测的线索而已,最终还是要take a guess,对错都时有发生。

后来有两点我经常拿这个故事来提醒自己。一点是生活的不确定性,好像人的本性就喜欢确定排斥不确定性。最简单的例证我们都希望付出就一定有回报,回报的不确定让我们付出的时候顾虑重重。可就像猜测下车的游戏一样,生活偏偏是不确定的,大部分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基于一些辅助的因素来take a guess;另外一点就是资源与人。座位相当于是一种有限的资源,人越多,座位资源也就越稀缺。大家都希望能获得这种稀缺资源,而获得座位这种资源的方式不外乎以下几种:

1、始发站上车:始发站资源充足,经常都是座位资源大于等待的乘客,所有的乘客自然是顺理成章的就座了;越到后期,随着加入乘客越来越多,资源也就越难以获得。当车厢里站立都困难的时候,获得资源就更困难重重了;不过话说回来,什么时候上车或者说能不能在始发站上车,通常不是个人能够决定或者选择的事情,就好像我们不能选择早生几年或晚生几年一样。

2、破坏规则——插队:即便始发站上车也未必能保证每个人都能分配的资源,又或者发车以后车上还剩余有限的几个座位,于是社会就派生出先到先得的排队规则来进行资源分配。要不然你遵守规则到的足够早。要不然就破坏规则——插队,而破坏规则并不容易,或者付出与人争吵甚至被人打的代价;或者你有足以破坏规则的资本,比如你足够强壮到可以让后面的人敢怒不敢言就另当别论了。不过不管是排对还是插队,都仅对车上还有空座的时候有效,到了后面车上已经满是人的时候,排队或者插队对于获得座位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对于抢夺上车这种资源还是有意义的)。

3、人脉:有小伙伴提前帮你占位,或者你跟资源体制内的司机、售票员关系特铁,再甚至你牛到可以让公交公司给你指定一个专属座位;

4、选择/运气:就像我朋友一样,眼神足够灵活、动作足够机敏、运气足够好的机会主义者,一样可以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

1往往是由不得我们选的,2、3基本上不具备普适性,所以只有4更有意义、更生活。承认生活的不确定,坚定的投入生活大潮中,眼神机敏灵活,闪转腾挪,就有可能更有运气——所谓运气,有一部分是实实在在的运气,另外大部分是自己的把握和投入。

其实这个话题还可以继续探讨下去,比如车上的老幼病残孕专座其实是一种社会预留资源,只要你符合规则约束也有可能在拥挤不堪的情况下占有这种预留资源;再比如当出现意外,公交车倒换时原先站在门口不占有资源的人反倒占得先机最有可能再次占有资源,不过这实属不常遇到的意外。再比如有钱去打车就可以不跟大家费力劳神的抢这种低端资源了……

PS:文字实在是一个再奇妙不过的东西,简简单单的方块驾驭自如可以搭配组合成各种精巧回味的美好;遗憾的是自己实在缺乏天分和技艺,结果只能心里即便是一座精巧的楼阁结果捏出来的却是歪歪扭扭奇奇怪怪丑陋笨拙的泥巴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