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属于比较保守的家伙吧,北京最近的这几个著名的建筑,从鸟窝模样的奥运会体育场到鸟蛋造型的国家大剧院,都不甚喜欢。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还是被忽悠得挺好奇的。前几天听说国家大剧院开始公演了,于是打着过元旦的旗号借机附庸风雅了一把,去国家大剧院看了一次芭蕾舞演出:著名的天鹅湖。这是本人第一次,估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看这玩意了,从国家大剧院出来长舒一口气,当即决定从此老老实实当俗人,再也不奢望着阳春白雪了,两个多小时的演出,真是痛苦啊……

走的有些晚,到的时候离演出已经快开始了,急匆匆的入场。门口照例是一堆的黄牛党,发现来看演出的比我想象的多多了,估计大部分跟我一样,也是冲着国家大剧院来的。从北门入场,进门就是一条长长的红地毯,两边摆了n多的花篮,不过已经有些枯萎了。红地毯一边各一排立式长方形的白色灯柱,呆板无趣,光线刺眼。两侧各有一个长廊,匆匆走过去撇了一眼,是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不知道是因为首演期间临时办的还是永久的,没有时间,也没有细看。穿过红地毯的长廊,才算到了鸟蛋的主体建筑。举架非常高,感觉还不错,不过感觉里面光线暗淡压抑,也许是刚经过那个刺眼的长廊的缘故。人头攒动,照相机的闪光灯此起彼伏。匆匆看了一眼,就赶着入场了。

进场发现整整三层的歌剧院竟然差不多座满了,一时还有点不太习惯,感觉好像进了电影院一样。买的票是三层的楼座,不知道设计者出于什么考虑,三层设计的坡度非常大,估计年纪大的人上下楼梯要非常非常小心。前面一个孕妇亦是小心翼翼而艰难的下楼梯。等我找到座位坐下之后才发现,楼梯还不是最糟糕的,坐下来你可以很容易的想到设计者应该是一个身高不足1米6,体重不足40公斤的人,否则的话很难想象出正常人能设计出这么窄的座椅,前后排的距离又是如此之小。当然了,音乐响起之后我就发现其实座位也不是最糟糕的。无论从座椅设施还是音响效果,我觉得这个演出放在华星电影院都会让人更舒服一些。至少坐在华星看一场电影我的膝关节和小腿不会酸麻难忍……

至于天鹅湖就不说什么了,实在是缺少艺术细胞,俄罗斯基洛斯芭蕾舞团的演出,好像很有名的样子吧。第一幕是完完全全没看懂,丝毫也没看出来是在讲什么;后两幕总算故事看懂了一些,不过只是看演员在不停的跳跃,旋转,没看出半点的美感、艺术、高雅的感觉。保守估计至少85%的观众跟我差不多,中间休息的时候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没睡着吧?”,“这个是讲什么呢”……;从鼓掌也能感觉出来,掌声一直是怯怯的,带着迟疑和犹豫,中间n次鼓掌都不甚合时宜,我虽然看不懂舞蹈,音乐大抵还能感觉出一些来,掌声有时总是在不该响起的时候冒了出来,跟听交响乐颇有些相似。还有些是父母带着孩子来的,估计父母是想熏陶一下孩子吧,看着一个一个几岁的孩子心里莫名的同情,简直是虐待啊,第二幕中间终于有一个小孩不堪受虐,抗议声整个剧场清晰可闻……

中间实在无聊,拿望远镜看了半天跳舞的俄罗斯PPMM,遗憾的是都太骨感,非我喜欢的类型。于是顺便瞄了一眼乐团,终于找到有趣的了。估计有些乐器,像大鼓,钹啊什么的,只是偶尔出一下声,于是那些乐手颇为好玩,两个大提琴相谈甚欢,钹在调戏大鼓,竖琴在怔怔的看着观众席做痴呆状,还有一个不知名的乐器在运指如飞的发短信,另外一个好像已经进入沉沉梦乡,而且颇为香甜……,可惜没有长焦相机,而且人家也不让照相,要不然拍下来估计更好玩。真是应该感谢他们,让我熬过了如此漫长的两个多小时……

居然写了这么多,总结一下吧:

  1. 国家大剧院是个秀花枕头样子货,无关痛痒的地方,很好,很强大。做为一个剧院,很烂,很糟糕;
  2. 高雅艺术就是高雅艺术,我等下里巴人还是老老实实下里巴人吧,否则就真是花钱找罪受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大剧院的服务小姐不错,非常PP,气质也还成,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