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咬牙到奥森跑了一圈,天气阴霾,运动服还是有些单薄,刚开始冻到不行,跑了一段才稍微感觉好些。可能是由于天气过于阴冷,奥森里面人异常的少,零星有些人裹在羽绒服里散步。入冬以后就没再跑过,可能也是实在太冷,跑了几步就觉得难受的不行,强逼着自己坚持了下来,跑到最后几乎抬不起脚,阴冷干燥的空气好像带着冰茬,每吸一口气都刺的肺生疼。跑完之后里面的衣服几乎湿透,往回走的时候愈发觉得冷。不过身体上的痛楚终究还是有些帮助,至少跑的时候大脑明显供氧不足,几乎空白。希望能继续坚持下来。

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有腿疾的大爷,行动颇有些艰难。看到那位大爷我突然觉得人生林林总总,各自不同。有的人生而不幸,或有腿疾,或有眼疾。既然生理会有人不幸生而不足,是不是也会有人心理先天生而不足呢?而不管是生理还是情感先天不足,这些人都注定是无法跟正常人一样的,再辛苦再挣扎也是注定无法让亲人满意,注定人生中有些事情是无法完成,有些东西是无法拥有的。只不过,有生理不足的人某种程度上讲应该也还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的不足是大家一眼能看到的,也会报以宽容或者同情吧,至少知道他们不是正常人。而天生心理不足的人呢……?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长寿,算起来人生应该过半有余。过半的人生里面一直在尽力让自己至亲至近的人满意,尽力周全,不让他们失望,其实很多时候不过是苦苦挣扎。也许就像腿疾的人无法跑步,眼疾的人看不到世界一样,人生也有些东西是不是同样也是我注定无法得到,注定不会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