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闻说北京郊区有个禅村,是一个修禅的小村子,看到一些照片很清幽的样子,颇向往之。昨天晚上被几个字击中,整夜未合一眼,早上起来心绪仍是纷扰,莫名想起这个地方来,于是驱车前往。

禅村离市区不远,就在110辅路边上,不过牌子非常不起眼,本来就路痴的我生生来回绕了两圈才找到入口,停车场停了7、8辆车,不见人影。影壁墙上画了一幅很写意的地图,上书“大溪地  境.食.禅”,估计禅就是禅村吧,绕过影壁墙,有一扇小门,上书非请莫入,需要预约云云,虽未预约,但既来之则安之,且唐突一回吧。院子里空无一人,穿过一侧的夹道,再下行几步,一清幽的水塘映入眼帘,沿水塘边的小路一路前行,不多远穿过一个篱笆门,转身看到了一块挂在竹墙上上书“禅村”的蓝色木牌。旁边的铁门上依旧写着需预约,并提供了主人的邮箱和电话,掏出手机却发现压根没有信号,大门开着,于是穿过大门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大路一路上行,穿过小石桥、水塘、隧道桥,绕了几道弯之后才算到了禅村。

进门是一尊高大的佛像,两侧搭了两个亭子,分别置钟和鼓,跟寺庙的格局很像。说是一个村子,但并不大,依地势零星修了一些雅致的禅房,供居士修禅之用。另外还有一个禅修大厅和茶坊。小路边流水潺潺,水池里种了一些睡莲,养了不少各色大小的鱼儿和几只乌龟。从茶坊的大姐得知主人远行不在,除了大姐外还有零星几个像我一般慕名而来的人,他们转了一圈之后也随即离开了。

禅村里绿树浓荫,颇为清净。在水池边的石台上坐下来,凉风拂面,柔柔的好像能把褶皱的心也抚平了一些。微风拂过,树叶随风飒飒作响,间或几声蝉鸣,更显清幽。心里一直持续不断的阵痛也慢慢平息了一些,倒真是一个静心的好地方。只是村里和路边随处放了一些木制的警语和禅机,可能都是出自主人之手,虽然字和话都不错,但总感觉有些不是那么契合。禅是修心,“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回来以后认真看了一下主人的博客,隆藏法师,也是一个颇神奇的人,除了禅村外还正在西双版纳筹建一个禅修中心。

他博客里面有些禅村不同时节的照片,拍的很漂亮。

WP_20130803_024WP_20130803_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