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最近上下班坐地铁,开始想路上随手翻几页书打发这段嘈杂的寂寂时光,后来发现远没有打量形形色色的人来的有意思。于是也就顺手乱写写,权作练习。_

下班的地铁好像还没有上班时那么疯狂,几乎每一站时不时的都能有一些空座。因此地铁缓缓进站的时候车站里等候的人群都已摩拳擦掌,各自占据有利地形,跃跃做冲刺状。几乎是车门乍一开,人群哗的如潮水一般涌入车厢,各自目标明确的冲着座位而去……。而所有这一切几乎是在瞬间完成,转眼间各自都已经在各自的目标座位上落定,随即做无事状。

随着人流涌进车厢,车门快关的时候无声无息的“飘”进来一位女士。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齐耳短发,面色白皙,身形瘦弱苗条。一手拎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电脑包,显得她愈发的瘦弱,另外一只手臂上搭着一件白色的风衣。白色的小开衫,深绿色的裤子,裤子看着怪怪的,先是肥肥大大特别臃肿,在脚踝上面却又紧紧的收了起来。女士上车之后随即靠着车厢的立柱静静的站定,眼睛低垂,并不像惯常人那样眼光四处寻找是否有空座。女士面色平和舒展,沉静如水。可能是现在大家的生活都太艰难或者这个社会太浮躁了,惯常见的人神情中多多少少或隐或现的带着些焦灼和戾气,面色也大都颇紧促。除了刚来北京的老外,鲜有面色如此平和沉静的,因此我不由的多看了几眼。平和沉静的气质衬着一张白皙的脸盘,虽算不上年轻漂亮,在这熙熙攘攘纷杂的地铁上却也是别样的一份景致……

稍倾,旁边一位乘客起身下车,女士等了一会,似乎是看没有其他人坐这个位置,随即飘然座下。依旧是眼睛低垂,安宁沉静。过了一会,女士的手机响起,女士拿起手机,低下头,以手稍遮着口,刻意的压低声音,“莫西莫西……”哦?莫西莫西?日本人啊,难怪……,这时女士换了不太流利的中文跟对方说了些什么,然后停了一会,抬起头看了看地铁一侧的站点指示,然后低头看了看手表,“……我16分钟后回电话给您……”,16分钟?我惯常都是说十几分钟后回给你,还几乎从未跟对方精确到多少分钟后回的……

车到站,下了车随着人流向外走,旁边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叔在打电话,头发有些灰白,脏脏乱乱的样子,衣着也不甚干净,看上去好像是农民工大叔,“kill - 9 , 对,K-I-L-L-, 横杠….”,立马faint,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扫地僧?转念又一想,MD,做技术的可真他妈没前途,一路上大郁闷……